首頁>資訊中心>行業動態

每周行業動態(2021.02.15-2021.02.21)

發布時間:2021-03-01      來源:網絡媒體

      1.大公國際:聚焦“支小支農” 融資擔保行業2021年信用水平穩定

監管政策

2017年8月國務院發布《融資擔保公司監督管理條例》(以下簡稱“《條例》”)以來,各項監管細則和補充規定陸續發布,從擔保公司定義、經營規則、監督管理等方面明確了融資擔保公司的監督管理體制和業務經營規則。2018年4月,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下發關于《條例》的四項配套制度的通知(銀保監發[2018]1號),從經營許可證、融資擔保責任余額、資產比例和銀擔業務合作指引等四個方面對《條例》進行補充,在推動擔保公司擔保業務小額分散化及資本市場擔保業務高信用等級化等方面均起到重要助推作用。2019年10月發布的《融資擔保公司監督管理補充規定》(以下簡稱“《補充規定》”),將未取得融資擔保業務經營許可證但實際上經營融資擔保業務的住房置業擔保公司、信用增進公司等機構納入監管。

2020年以來,多部委出臺政策要求各級政府性融資擔保再擔保機構積極貫徹落實政府工作報告,堅守準公共定位,聚焦支小支農主業,擴大擔保規模,切實降低擔保費率。此外,為全面、深入貫徹實施《條例》,規范非現場監管,2020年7月14日,中國銀保監會印發了《中國銀保監會關于印發融資擔保公司非現場監管規程的通知》,在信息收集與核實、風險監測與評估等方面作出了規定,完善了融資擔保公司監管報表和指標解釋,實現了監管指標統計與監管制度要求的統一。

大公國際分析師認為,各項制度的發布進一步強調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要堅守準公共定位,行業整體運行將更加健康規范。同時,非現場監管規程等細化制度的發布和實施有助于進一步完善融資擔保機構監督管理體系。預計2021年各項制度的建立將繼續以加快推動政府性融資擔保體系建設,強化融資擔保公司“支小支農”服務意識為主,同時不斷完善擔保行業監管機制,規范融資擔保公司經營活動。

行業規模

目前,我國擔保公司的類別包含融資擔保、再擔保以及信用增進公司,其出資股東類別可分為國家級、地方政府和民營企業,擔保公司的數量以地方政府出資為最多。依據《關于做好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監管工作的通知》,各省份積極推動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確認工作,在政策引導下,政府性融資擔保再擔保公司的政策性職能將更加突出。截至2020年末,參與債券市場擔保業務的擔保公司數量合計53家(含5家信用增進公司)。

我國擔保公司業務主要以借款類擔保和發行債券擔保為主。截至2020年末,我國債券市場擔保債券余額合計23,653.26億元(不含鐵路建設基金),擔保公司擔保債券的余額為7,436.62億元,其中前10大擔保機構的債券擔保余額合計5,220.69億元。2016年以來,我國擔保公司債券擔保在保余額規模迅速上升,但債券擔保在保余額增速整體呈下降趨勢;2018年新增擔保額增速達到近幾年來的最低水平;2019年以來新增擔保增速有所回升,2019~2020年,新增擔保額同比分別增長16.43%和24.27%。

大公國際分析師認為,受新政策影響,以債券擔保為主業的融資擔保公司面臨單筆債券擔??蛻艏卸鹊恼{整壓力,低信用等級新增客戶將減少,債券擔保業務規模增長將受限,融資擔保公司擔保債券余額增速將持續放緩,同時考慮債券市場違約事件頻現影響,預計2021年融資擔保公司擔保債券余額增量將有所下降,新增擔保額增速仍會繼續放緩。

業務結構

由于債券擔保業務對融資擔保公司的綜合實力要求較高,我國債券擔保業務主要集中于少數綜合實力較強的融資擔保機構。截至2020年末,擔保公司擔保債券的余額為7,436.62億元,其中前10大擔保機構的債券擔保余額合計占比達70.20%。其中,受限于融資擔保放大倍數等監管要求,部分前期發展激進的大中型擔保機構,例如中合中小企業融資擔保股份有限公司、重慶三峽融資擔保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及安徽省信用擔保集團有限公司等,近年來債券擔保業務增速呈波動下降趨勢,預計2021年此類擔保機構債券擔保業務增速將繼續放緩,其他信用資質良好、業務拓展空間較大的擔保公司或將成為債券擔保市場的主力軍。

我國融資擔保行業債券擔保業務在區域分布上較為集中,且仍以國有企業債券或城投債擔保為主,擔保債券的發行人以廣義政府債務壓力較大地區為主,與城投債擔保比例較高的特征具有高度相關性。2015年以來,隨著我國債券市場的不斷發展和完善,融資擔保公司以城投債為主的債券擔保規模增長迅速,并在2017年達到歷史最高值。受外部融資環境影響,2018年,擔保公司的債券擔保規模大幅縮減;2019~2020年,擔保城投債規模明顯增長,債券擔保整體規模及增速有所恢復。預計2021年擔保債券規模將隨擔保城投債規模增長而繼續擴大。

資產質量

從我國擔保行業業務結構上看,擔保代償主要來源于銀行貸款類等傳統融資擔保業務,由于傳統融資擔保業務主要客戶為償債能力難以達到商業銀行放貸標準的中小企業,具有資信水平低、抗風險能力弱、經營不確定性等特點,與宏觀經濟的走勢高度相關。近年來,我國國民經濟總體保持平穩健康發展,但實體經濟增速放緩,中小企業生產經營面臨困難,致使擔保公司的代償風險有所上升。短期來看,隨著我國傳統融資擔保業務代償風險的前期釋放,擔保業務結構的調整,低風險擔保業務份額的增加,我國擔保代償水平增速有望放緩;同時在新政策導向下,我國擔保公司對小微企業和“三農”的擔保業務正朝著小額分散化方向發展,覆蓋全國的再擔保體系的建立健全將有助于分擔融資擔保機構的風險并促其規范經營,擔保公司的整體抗風險能力將有所提升。

在資本市場擔保業務方面,近年來,隨著我國債券市場的較快發展,債券發行規模不斷擴大,擔保公司也加快拓展債券擔保業務。但自2014年出現債券市場違約后,近年來債務工具信用風險事件頻發,債券違約風險快速提升。且隨著債券市場違約的常態化,以及擔保債券的集中到期,未來擔保公司或將面臨一定的債券代償形成的虧損壓力和流動性風險。

在非擔保業務方面,擔保公司是資金密集型企業,為保證流動性和收益的雙重需要,擔保公司會利用自有資金開展投資業務。擔保公司的投資業務通常包括委托貸款、政府主導下的股權投資(區縣級政策性擔保公司入股等)、安全性較高的固定收益投資(國債、大型企業債務融資工具、金融機構理財產品等)和其他投資。截至2020年9月末,在貨幣資金和投資類資產規模提升的推動下,大部分發債擔保公司的資產規模進一步增長,投資類資產和貸款類資產合計占比維持在較高水平。一方面,宏觀經濟下行壓力猶存,債券市場違約常態化,擔保公司的投資類資產和貸款類資產的質量仍面臨一定挑戰。另一方面,為引導擔保公司專注主業、審慎經營,確保融資擔保公司保持充足代償能力,監管新規對擔保公司資產配置能力提出更高要求,部分自有資金投資比例超標的擔保公司面臨較大的資產構成調整壓力。

大公國際分析師認為,隨著債券違約風險的提升和中小企業償債能力的下降,擔保業務仍面臨一定的代償壓力,但風險分擔機制的建立和推廣將有助于提升擔保公司的整體抗風險能力。此外,隨著擔保公司對資產結構的逐步調整,部分自有資金投資比例較大的擔保公司面臨較大的資產結構調整壓力,但有利于降低投資資產風險。

盈利能力

我國融資性擔保機構收入主要來源于擔保費收入,利息收入和投資收益。2018~2019年,受主營業務收入下降影響,大部分發債擔保公司收入水平有所下降;但投資收益占比仍然較大,是發債擔保公司收入的重要補充。在主營業務收入方面,目前我國小微企業融資擔保費率處于較低水平,間接融資擔保費率多為2%左右,且呈逐步下調趨勢;再擔保和金融產品擔保費率為1%左右;資本市場債券擔保業務擔保費率低于1%。隨著政策導向的擔保費率進一步下調,同時疊加疫情影響,擔保主業產生的盈利水平仍將保持較低水平。

投資收益方面,2018~2019年,部分發債擔保公司的自有資金投資業務收入占比有所下降,但仍處于較高水平。隨著《條例》及四項配套制度中對資產分級管理的要求,融資擔保公司將逐步調整資產構成,以保障資產的流動性和安全性,一定程度上會限制擔保公司自有資金的運營質量,投資收益水平或將減弱,但有利于降低資產端業務風險。

大公國際分析師認為,隨著政策導向的擔保費率進一步下調,同時疊加疫情影響,擔保主業產生的盈利水平仍將保持較低水平;同時,資產分級管理制度的逐步實施會限制融資擔保公司的投資業務規模,其造成的投資收益下行壓力將使未來擔保機構盈利能力進一步承壓。

流動性

因擔保公司非負債經營,其負債規模較小,主要包括應付職工薪酬、應繳稅費以及在開展擔保業務過程中依照監管要求所提取的擔保賠償準備金和未到期責任準備金等。一般來說,擔保公司的流動性壓力主要來自于擔保業務代償產生的或有債務壓力。截至2020年末,擔保公司擔保債券的到期期限集中在1年以上,其中在2022~2026年集中到期的債券規模合計5,259.66億元,占擔保債券總額的70.66%。2020年末擔保債券規模排名前十大的擔保公司中,大部分擔保公司擔保債券的到期期限集中在3年以上。整體來看,對于以債券擔保為主的大中型擔保公司來說,短期內擔保業務帶來的流動性壓力較小。

從負債結構來看,擔保業務形成的準備金、借款和應付債券是發債擔保公司負債的最主要構成。2019年以來,受發債規模和借款規模增加影響,部分發債擔保公司的負債規模進一步提升,但仍以長期債務為主。

大公國際分析師認為,大部分中大型融資擔保公司的負債主要由擔保業務形成的準備金構成,有息債務占比較小,同時在資產分級管理制度的實施和推動下,融資擔保公司資產結構將進一步調整為以流動性較高的Ⅰ級資產和Ⅱ級資產為主,短期內,發債擔保公司的表內債務流動性風險整體可控。同時,擔保公司擔保債券的到期期限集中在中長期,短期內債券擔保業務可能形成的代償損失對擔保公司流動性管理形成的壓力較小。

資本充足

因擔保公司具有資金密集型特點,擔保公司的資本金整體處于較高水平。近年來,隨著我國中小企業數量的增多,及其對融資需求的增長,國家鼓勵融資性擔保行業的發展,以解決中小企業融資難問題,同時國家對融資擔保機構的注冊資本提出了更高要求。2017年出臺的《條例》要求設立融資擔保公司的注冊資本不低于2,000萬元人民幣,且為實繳貨幣資本;跨省、自治區、直轄市設立分支機構的融資擔保公司注冊資本不低于10億元人民幣。同時,2018年4月下發的關于《條例》的四項配套制度及2019年10月印發的《補充規定》中進一步明確了融資擔保公司的融資擔保放大倍數和客戶集中度監管指標,對融資擔保公司的資本水平提出了更嚴格的要求。

截至2020年9月末,7家樣本發債擔保公司平均凈資產為95.33億元,平均凈資產水平較上年同期有所增長;平均實收資本為56.12億元。大公國際分析師認為,隨著債券市場的不斷增長,在“融資擔保責任余額不得超過其凈資產10倍”的監管紅線下,部分前期業務發展較為激進的擔保公司存在放大比例較高的問題,面臨業務結構調整、補充資本金的壓力。2020年以來,擔保公司進一步調整業務結構,同時通過發行永續債增加凈資產水平,發債擔保公司的債券擔保放大比例均較上年同期有所下降。

信用質量

截至2020年末,在債券市場有擔保債券的53家擔保公司中,共有29家擔保公司公開級別為AAA,且以省級國有和全國股份制的擔保公司為主;16家擔保公司公開級別為AA+;2家擔保公司公開級別為AA;其余6家擔保公司無公開級別。整體來看,參與債券擔保的擔保公司整體信用水平較高。大公國際分析師認為,預計2021年,我國融資擔保公司整體信用質量將維持穩定;隨著社會信用體系的不斷建設,地方政府對擔保公司支持力度的不斷加大以及債券擔保市場的需求,擔保公司的信用水平保持穩定,同時高信用水平的擔保公司數量或將進一步上升。(來源:新浪財經)

奶牛福利导航